当艾琳安德鲁斯好乡亲们脱贫致富的“领头雁”

  然而,修路,说着容易做着难。现有的路宽窄不一,宽处也仅有三四米,最窄的地方仅能通过一辆小车,路面更是坑坑洼洼,高低不一。而且,村里连开张吆喝的钱都没有。

  怎么办?自己垫。在村“两委”会上,陈春芳和大家制定了集资标准:一百元起步,上不封顶。集资不计利息,不定还款时间,村里有了钱还你,没有钱,不能为难村里。陈春芳带头拿出5万元,村委会主任李建设不甘落后也拿出5万元。就这样,村“两委”班子成员你1万元,我2万元,硬是筹集了18万元,有了劈山修路启动资金。

  之后,陈春芳又瞒着家人把在县城的房子抵押贷款30多万元作为修路的后续资金,村“两委”干部也都把每年的工资捐出来用于修路。他白天鏖战在修路战场上,晚上利用休息时间,走街串巷,深入到户,做群众工作,争取群众的最大支持。

  2013年,路基建设开始。首期施工,他们选择靠近车谷砣村的一段700米的路段,这段路坡大弯急,最难修建。施工修路期间,陈春芳始终奋战在修路第一线,每天持续工作11个小时。为了不影响工程进度,常常带领班子成员在晚上对主要路段进行排险,一干就是大半夜,长期的超艰辛工作,加上修路资金艾琳安德鲁斯压力,使他患上了严重的呼吸道感染,并伤及肺部,医院要求他住院输液,好好静养,但他的心始终在修路一线,把液体拿到工地挂在树上,边输液边指挥。

  “再大的困难我们也会克服,也会担当,为的就是打通村民的脱贫致富之路。”陈春芳说。

  经过2年6个月29天的鏖战,车谷砣村终于打通了201胡菀清省道至车谷砣村长9.8公里、宽8米的通村道路。

  道路的问题解决了,陈春芳又做出一个惊人的决定,在车谷砣村一个叫“手把崖”的位置,在两山中间间距40米处做坝基修建拦水大坝,建设“高峡平湖”,既是旅游一景,同时发展冷水鱼养殖,增加集体收入。由于资金少,工地不通路,建材运不上去,有意承包的工程队到现场一看,都扭头就走。

曾道人吉波判肖  陈春芳看在眼里急在心里,再次作出一个令所有人都为之震惊的决定:不伸手、不求援、靠双手、自己干。他们再次靠着愚公移山的精神,开始了大坝建设。水泥、沙子是靠10几个人沿着羊肠小道一袋一袋背上去的,晴天几身汗,雨天汗加水,除了吃饭睡觉,一天10个小时干在工地上。为了既节省开支又不耽误工程进度,村里分别花3800元和1200元买了一辆存在问题的旧三轮车和旧搅拌机,修好后8个村民硬是艰难行进近1千米扛到了工地上。靠着这股子在困难面前不低头的拼劲儿,经过1年的努力,一座可容15000立方米水的高峡平湖,像明珠一样闪耀在深山峡谷中。

  “一个村富不算富,大家一起富,才是真富裕”

  “栽下梧桐树,引得凤凰来”,陈春芳带领村“两委”班子用自己的努力换来了村内翻天覆地的变化,同时,也吸引了各方投资商主动寻求合作,许多游客也慕名来到村里游玩。

  面对诸多主动抛过橄榄枝寻求合作的投资商,村“两委”班子多次召集党员群众开会讨论,最终决定与正定县塔元庄村建立了合作关系,规划了以“康养”为主题的“中国·车谷砣康养旅游度假区”。目前,村内茶王庙重建工程、水宴山宾馆和三拱古石桥主体已经完工,一期6000平方米生态式停车场、沿河观赏步道、迎宾大道、红色旧址维修、新民居建设和仿古文化街等工程有序推进,初具规模。

  在发展旅游产业的基础上,他还为村内谋划了野生猕猴桃种植、野生韭菜栽培等产业。为此,他还多次往返农科院请教农业种植专家,学习野生猕猴桃栽培技术,逐渐取得了成功。目前,村内2000余亩的野生猕猴桃产业带已经初具规模,并成为村民脱贫致富、后续发展的支撑产霜刃传业。

  “一个村富,不算富”,在推动车谷砣村以旅游带动致富的基础上,陈春芳又将整个沟域中黄土梁、南枪杆、团泊口3个贫困村和南寺村纳入车谷砣旅游开发成员村,创造性成立了沟域旅游开发和产业脱贫联合党总支,并按照一村一品、一庄一特、一沟一景的建设思路,打造总投资21.5亿元的中国·车谷砣全沟子克拉格域生态旅游度假区,通过村“两委”+合作社+农户+旅游开发公司的“四位一体”合作经营模式,让全体村民入股,带动沟域各村庄共同发展。在小康路上不落下整个沟域里的一个人。

  “获得全国脱贫攻坚奖,是党和政府对我的肯定,我感到非常自豪。但是,这对我来说只是一个起点。”捧着沉甸甸的奖杯,陈春芳的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。他表示,接下来,他将再利用3-5年时间,全力打造车谷砣旅游品牌,预计3年内,车谷砣村村民年人均收入将达到2万元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分享:

扫一扫在手机阅读、分享本文

评论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???
验证码: